网信办“盯上”特斯拉

2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五部门共同约谈特斯拉,约谈内容包括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等问题

再一次,特斯拉获得主管部门的“超规格”重视。  

2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五部门共同约谈特斯拉,约谈内容包括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等问题。  

车企被约谈不是新鲜事,但多部门共同约谈却不多见。特别是,网信办参与约谈外商独资车企,还是第一次。  

上一次,网信办公开批评外资巨头是11年前,被点名的正是同为美国明星科技企业的谷歌。  

不同的是,谷歌最终选择退出中国市场。而特斯拉则公开声明,“诚恳接受政府部门的指导,并深刻反思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全面加强自检自查。我们将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始终尊重消费者权益。”  

眼下,特斯拉在中国的热销,引发了各方对其数据安全的担忧。  

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等11部门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明确要加强智能汽车的数据安全监督管理,完善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开展数据风险、数据出境安全等评估。  

特斯拉此次被约谈,可以看做网信办对该战略报告的落实。只是,智能汽车数据如何管理,目前不仅缺乏具体政策,主管部门恐怕也还缺乏思路。特斯拉的智能汽车早期探索,应当是主管部门研究政策的素材,相信也会给主管部门带来一些启示。  

1  

史无前例的“联合约谈”  

2月8日,2021年春节前夕,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五部门联合约谈特斯拉的新闻,成为车界头条,并迅速出圈,引发各界热议。  

网信办

有人猜测,特斯拉是因为“甩锅”国家电网才被约谈,指的是不久之前,特斯拉将用户充电故障,归结于国网电流过大一事。  

不过,细看约谈方,事情并不简单。  

车企被约谈,根据涉嫌违规内容,负责约谈的主管部门有所相同,但多数情况下,一个主管部门发起约谈即可。  

比如,最近一次是2020年11月,因动力电池容量和保护功能、轮胎规格、标志标识等项目不符合国家标准或管理规定,北汽、广汽、广汽本田、比亚迪、吉利等25家车企被工信部约谈。  

2014年8月,丰田、奥迪被国家发改委约谈;  

2016年3月,一汽大众被国家质检总局约谈;  

2018年3月,东风本田被国家质检总局约谈;  

2019年5月,奔驰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约谈;  

2020年11月,北汽、广汽、广汽本田、比亚迪、吉利等被工信部约谈  

……  

相比之下,特斯拉的约谈阵仗大得多。  

除了工信部,这个新能源汽车的直接主管部门,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交通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都在约谈方之列。  

特别是中央网信办,参与车企约谈非常罕见。  

中央网信办全称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是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下设的办事机构。后者是2018年3月由原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改成的中共中央直属议事协调机构。  

确保国家和中国公民网络信息安全,是中央网信办的工作重点。到目前为止,中央网信办约谈的企业主要包括互联网平台、网络媒体、电商、网约车平台等,约谈电动汽车企业还是第一次。  

近年来,随着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的快速发展,中央网信办对该技术的重视度也在提高。  

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等11部门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  

智能战略4

该文件明确,加强数据安全监督管理,建立覆盖智能汽车数据全生命周期的安全管理机制,明确相关主体的数据安全保护责任和具体要求。实行重要数据分类分解管理,确保用户信息、车辆信息、测绘地理信息等数据安全可控。完善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开展数据风险、数据出境安全等评估。  

同时,该文件还提出,要建设国家级智能汽车大数据云控基础平台。不过,现有国家级监控平台,如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对智能网联汽车汽车的监管还十分有限,尚未覆盖到自动驾驶等深度数据。  

尤其是对于特斯拉这样的外商独资车企,本地化生产后,仅2020年在中国的销量就接近14万辆,还不算已经在国内销售数年,且完全脱离国家平台监管的大量进口车型。  

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指出,“棱镜门”事件表明,除了采取各种信息安全保障措施外,采用自主可控的国产软硬件是网络信息安全的必要条件,国家加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发展是顺势而为。  

不过,当时国内的新能源汽车智能化水平较低,国家对信息安全问题的关注,主要集中在谷歌、苹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上。如今,特斯拉在中国的快速扩张,已经开始挑战主管部门的管理范围。  

过去一年中,涉及特斯拉自动驾驶、OTA升级等问题的事故屡屡见诸媒体,事故车辆车主反映特斯拉在事发后,删除后台数据的事件也非个例。还有媒体呼吁“国家监管特斯拉的后台数据”。  

此次网信办参与约谈特斯拉,可以看出,特斯拉热销背后隐藏的智能汽车信息安全问题,已经引起国家主管部门注意。  

这一次,距离上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国家网信办前身)批评另一家美国科技巨头谷歌,已经过去了11年。  

当年的谷歌拒绝履行中国法律法规,并选择退出中国市场,而特斯拉则在约谈通知发出当天,发文回应,称“诚恳接受政府部门指导。”毕竟,特斯拉已从中国庞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得丰厚收益。  

声明

特斯拉发表声明,回应五部门联合约谈  

而且,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2019年报告披露,该公司已与上海政府签订了上海工厂为期50年的经营租赁协议,如无法完成双方约定,即从2023年年底起,每年纳税22.3亿元等,则归还土地,并偿还土地租赁等损失。  

和中国市场牢牢绑定的特斯拉,除了配合监管,可能别无他法。只不过,特斯拉将如何配合国家的数据监管,是否能打消官方和民间对其威胁国家信息安全的疑虑,目前尚不得知。  

另外,对于网信办等智能汽车主管部门,到底如何管理智能汽车数据,还没有公开的具体政策。特斯拉的早期探索,也会为主管部门增添素材,逐步形成智能汽车数据管理的思路和明文规定。  

由于智能汽车的互联网属性,因此,监管思路很可能沿用互联网行业。比如,智能汽车产生的数据,存储地恐怕会要求在国内。  

让很多外资互联网企业头疼的《网络安全法》,2016年就开始实施。法案第37条规定: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因业务需要,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智能汽车本身就是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收集器,而“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这个主体,切换为智能汽车运营者,距离并不远——要知道苹果、雅虎、谷歌都在其列。  

而且,该法案定义的网络是“由计算机或者其他信息终端及相关设备组成的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程序对信息进行收集、存储、传输、交换、处理的系统”。智能汽车,无疑具备这些功能。  

另外,对于这些数据的查看权限,肯定不应该由智能汽车生产企业独享,特别是发生安全事故时,消费者、主管部门应该有权查看。类似于特斯拉事故车主的数据查看主张,应该得到支持。  

除了数据的存储和查看,还有数据的开发、商业化应用等等,都面临监管空白。从约谈特斯拉开始,网信办等主管部门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2  

生产、售后问题集中引爆  

被五部门联合约谈之前,特斯拉因生产和售后等问题已在国内多次引发热议。  

最近十几天内,特斯拉因为毫不专业地“甩锅”国网、毫无诚意地“甩锅”女车主“踩刹车力量弱”等事件,多次冲上热搜,并数次被新华网点名批评,指其“恶意甩锅是对中国消费者的无理傲慢”。  

新华社3

2021年2月,新华网官微连发两则评论,批评特斯拉  

五部门约谈特斯拉,将批判特斯拉的舆论推向高潮。许多网友、业者拍手称快——看,这就是不讲武德的后果。可以说,官方和民间痛批特斯拉,是其在中国生产、售后和起火问题的集中引爆。  

○市场监管总局约谈售后问题  

其中,售后服务差是大众批评特斯拉的焦点之一。  

我们分析,五部门中的市场监管总局应该侧重约谈车辆售后事项,如通知中所说消费者反映“异常加速”问题。去年起,特斯拉Model3在国内发生多起刹车失灵事故,多数被特斯拉归咎于车主操作失误。其中一起事故,特斯拉认为是女司机踩刹车力量弱导致。  

2021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其收到的246起特斯拉“突然意外加速”投诉,事故原因也是用户错误操作。随后,特斯拉中国高管转发该报告,意在为特斯拉正名,而闭口不谈售后服务问题。  

另外,2020年11月,一辆行驶中的特斯拉Model3天窗脱落飞出,特斯拉将事故原因归结为车辆曾在第三方授权钣金机构维修;2020年1月,一辆Model3在国网充电时,逆变器烧毁,特斯拉最初又称因瞬间电流过大导致。  

虽然在国网方面回怼之后,特斯拉出面澄清,并向对方致歉,但中国网友对特斯拉此举并不买账,傲慢、甩锅,也成了特斯拉的公众形象。  

○工信部约谈一致性等问题  

特斯拉暴露出的产品一致性问题,应该主要由工信部约谈。而这已经是工信部第二次约谈特斯拉。  

2020年3月,工信部针对特斯拉Model3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约谈了特斯拉,并责令其《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有关规定立即整改,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确保生产一致性和产品质量安全。  

但特斯拉显然没有对这次约谈予以足够重视。  

2021年2月,特斯拉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称自2月5日起召回部分进口ModelS、ModelX电动汽车,召回原因是召回车辆前悬架有安全隐患。  

但随后,特斯拉在给NHTSA的信中,又否认其车辆悬架存在安全隐患,声称该部件损坏非质量问题,而是部分中国车主滥用(driverabuse)。并强调其“只能选择自愿召回,否则将背负沉重的行政负担。”  

随后,新华社发布《瞭望|特斯拉恶意甩锅是对中国消费者的无理傲慢》一文,批评特斯拉“这种在中国认账召回,在美国嘴硬甩锅的怪事”。  

几乎同时,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接受美媒采访时承认,特斯拉在产能爬坡期间,确实存在品控不过关问题,还建议“如果要买特斯拉,要么一开始就买,要么等生产稳定后再买。”  

○起火问题和OTA升级问题  

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主要承担灭火救援和其他应急救援工作,也是新能源汽车安全监管部门之一。显然,在对特斯拉的联合约谈中,消防救援局的主要约谈内容,是特斯拉多发的起火事故。  

但类似网信办,在此之前,消防救援局的约谈单位多为商场、超市、住宅小区、仓储物流小区等,约谈一家车企也不多见。  

交通运输部的约谈内容应该和工信部、网信办有重合,涉及OTA升级等。  

值得一提的是,官方和民间的如潮批评,并没有影响特斯拉热卖。  

乘联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1月,特斯拉Model3在国内卖出近1.4万辆,比去年同期大涨4.6倍。考虑到特斯拉原本就捉襟见肘的产能,还要分出一部分给新车型ModelY,这个成绩算得上相当亮眼。  

乘联会 

2021年1月新能源乘用车上险数TOP5车型,资料来源:乘联会  

不过,作为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对外开放的名片,特斯拉已经享受了国家和上海政府的超优惠政策。如今,得到五部门联合约谈的“特别待遇”后,如果“配合监管”仍停留在纸上,而不做出实际行动,那么,还能否稳坐电动车神坛,恐怕特斯拉自己也不敢保证。


科德森电动汽车充电盒
电动汽车快讯
快讯
>>>
电动汽车每日资讯
每日资讯
>>>
电动汽车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

网信办“盯上”特斯拉

2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五部门共同约谈特斯拉,约谈内容包括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等问题

再一次,特斯拉获得主管部门的“超规格”重视。  

2月8日,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五部门共同约谈特斯拉,约谈内容包括消费者反映的异常加速、电池起火、车辆远程升级等问题。  

车企被约谈不是新鲜事,但多部门共同约谈却不多见。特别是,网信办参与约谈外商独资车企,还是第一次。  

上一次,网信办公开批评外资巨头是11年前,被点名的正是同为美国明星科技企业的谷歌。  

不同的是,谷歌最终选择退出中国市场。而特斯拉则公开声明,“诚恳接受政府部门的指导,并深刻反思公司在经营过程中存在的不足,全面加强自检自查。我们将严格遵守中国法律法规,始终尊重消费者权益。”  

眼下,特斯拉在中国的热销,引发了各方对其数据安全的担忧。  

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等11部门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明确要加强智能汽车的数据安全监督管理,完善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开展数据风险、数据出境安全等评估。  

特斯拉此次被约谈,可以看做网信办对该战略报告的落实。只是,智能汽车数据如何管理,目前不仅缺乏具体政策,主管部门恐怕也还缺乏思路。特斯拉的智能汽车早期探索,应当是主管部门研究政策的素材,相信也会给主管部门带来一些启示。  

1  

史无前例的“联合约谈”  

2月8日,2021年春节前夕,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工业和信息化部、交通运输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五部门联合约谈特斯拉的新闻,成为车界头条,并迅速出圈,引发各界热议。  

网信办

有人猜测,特斯拉是因为“甩锅”国家电网才被约谈,指的是不久之前,特斯拉将用户充电故障,归结于国网电流过大一事。  

不过,细看约谈方,事情并不简单。  

车企被约谈,根据涉嫌违规内容,负责约谈的主管部门有所相同,但多数情况下,一个主管部门发起约谈即可。  

比如,最近一次是2020年11月,因动力电池容量和保护功能、轮胎规格、标志标识等项目不符合国家标准或管理规定,北汽、广汽、广汽本田、比亚迪、吉利等25家车企被工信部约谈。  

2014年8月,丰田、奥迪被国家发改委约谈;  

2016年3月,一汽大众被国家质检总局约谈;  

2018年3月,东风本田被国家质检总局约谈;  

2019年5月,奔驰被国家市场监管总局约谈;  

2020年11月,北汽、广汽、广汽本田、比亚迪、吉利等被工信部约谈  

……  

相比之下,特斯拉的约谈阵仗大得多。  

除了工信部,这个新能源汽车的直接主管部门,市场监管总局、中央网信办、交通部和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都在约谈方之列。  

特别是中央网信办,参与车企约谈非常罕见。  

中央网信办全称中共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办公室,是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委员会下设的办事机构。后者是2018年3月由原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改成的中共中央直属议事协调机构。  

确保国家和中国公民网络信息安全,是中央网信办的工作重点。到目前为止,中央网信办约谈的企业主要包括互联网平台、网络媒体、电商、网约车平台等,约谈电动汽车企业还是第一次。  

近年来,随着智能汽车和自动驾驶技术的快速发展,中央网信办对该技术的重视度也在提高。  

2020年2月,国家发改委和中央网信办等11部门联合发布《智能汽车创新发展战略》。  

智能战略4

该文件明确,加强数据安全监督管理,建立覆盖智能汽车数据全生命周期的安全管理机制,明确相关主体的数据安全保护责任和具体要求。实行重要数据分类分解管理,确保用户信息、车辆信息、测绘地理信息等数据安全可控。完善数据安全管理制度,加强监督检查,开展数据风险、数据出境安全等评估。  

同时,该文件还提出,要建设国家级智能汽车大数据云控基础平台。不过,现有国家级监控平台,如新能源汽车国家大数据联盟对智能网联汽车汽车的监管还十分有限,尚未覆盖到自动驾驶等深度数据。  

尤其是对于特斯拉这样的外商独资车企,本地化生产后,仅2020年在中国的销量就接近14万辆,还不算已经在国内销售数年,且完全脱离国家平台监管的大量进口车型。  

2014年2月27日,中央网络安全和信息化领导小组第一次会议指出,“棱镜门”事件表明,除了采取各种信息安全保障措施外,采用自主可控的国产软硬件是网络信息安全的必要条件,国家加强网络安全和信息化发展是顺势而为。  

不过,当时国内的新能源汽车智能化水平较低,国家对信息安全问题的关注,主要集中在谷歌、苹果这样的互联网巨头上。如今,特斯拉在中国的快速扩张,已经开始挑战主管部门的管理范围。  

过去一年中,涉及特斯拉自动驾驶、OTA升级等问题的事故屡屡见诸媒体,事故车辆车主反映特斯拉在事发后,删除后台数据的事件也非个例。还有媒体呼吁“国家监管特斯拉的后台数据”。  

此次网信办参与约谈特斯拉,可以看出,特斯拉热销背后隐藏的智能汽车信息安全问题,已经引起国家主管部门注意。  

这一次,距离上次国务院新闻办公室网络局(国家网信办前身)批评另一家美国科技巨头谷歌,已经过去了11年。  

当年的谷歌拒绝履行中国法律法规,并选择退出中国市场,而特斯拉则在约谈通知发出当天,发文回应,称“诚恳接受政府部门指导。”毕竟,特斯拉已从中国庞大的电动汽车市场上获得丰厚收益。  

声明

特斯拉发表声明,回应五部门联合约谈  

而且,特斯拉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SEC)提交的2019年报告披露,该公司已与上海政府签订了上海工厂为期50年的经营租赁协议,如无法完成双方约定,即从2023年年底起,每年纳税22.3亿元等,则归还土地,并偿还土地租赁等损失。  

和中国市场牢牢绑定的特斯拉,除了配合监管,可能别无他法。只不过,特斯拉将如何配合国家的数据监管,是否能打消官方和民间对其威胁国家信息安全的疑虑,目前尚不得知。  

另外,对于网信办等智能汽车主管部门,到底如何管理智能汽车数据,还没有公开的具体政策。特斯拉的早期探索,也会为主管部门增添素材,逐步形成智能汽车数据管理的思路和明文规定。  

由于智能汽车的互联网属性,因此,监管思路很可能沿用互联网行业。比如,智能汽车产生的数据,存储地恐怕会要求在国内。  

让很多外资互联网企业头疼的《网络安全法》,2016年就开始实施。法案第37条规定:  

“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运营中收集和产生的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应当在境内存储。因业务需要,确需向境外提供的,应当按照国家网信部门会同国务院有关部门制定的办法进行安全评估;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的,依照其规定。”  

智能汽车本身就是个人信息和重要数据收集器,而“关键信息基础设施的运营者”这个主体,切换为智能汽车运营者,距离并不远——要知道苹果、雅虎、谷歌都在其列。  

而且,该法案定义的网络是“由计算机或者其他信息终端及相关设备组成的按照一定的规则和程序对信息进行收集、存储、传输、交换、处理的系统”。智能汽车,无疑具备这些功能。  

另外,对于这些数据的查看权限,肯定不应该由智能汽车生产企业独享,特别是发生安全事故时,消费者、主管部门应该有权查看。类似于特斯拉事故车主的数据查看主张,应该得到支持。  

除了数据的存储和查看,还有数据的开发、商业化应用等等,都面临监管空白。从约谈特斯拉开始,网信办等主管部门还有大量工作要做。  

2  

生产、售后问题集中引爆  

被五部门联合约谈之前,特斯拉因生产和售后等问题已在国内多次引发热议。  

最近十几天内,特斯拉因为毫不专业地“甩锅”国网、毫无诚意地“甩锅”女车主“踩刹车力量弱”等事件,多次冲上热搜,并数次被新华网点名批评,指其“恶意甩锅是对中国消费者的无理傲慢”。  

新华社3

2021年2月,新华网官微连发两则评论,批评特斯拉  

五部门约谈特斯拉,将批判特斯拉的舆论推向高潮。许多网友、业者拍手称快——看,这就是不讲武德的后果。可以说,官方和民间痛批特斯拉,是其在中国生产、售后和起火问题的集中引爆。  

○市场监管总局约谈售后问题  

其中,售后服务差是大众批评特斯拉的焦点之一。  

我们分析,五部门中的市场监管总局应该侧重约谈车辆售后事项,如通知中所说消费者反映“异常加速”问题。去年起,特斯拉Model3在国内发生多起刹车失灵事故,多数被特斯拉归咎于车主操作失误。其中一起事故,特斯拉认为是女司机踩刹车力量弱导致。  

2021年1月,美国国家公路交通安全管理局(NHTSA)发布的一份报告也显示,其收到的246起特斯拉“突然意外加速”投诉,事故原因也是用户错误操作。随后,特斯拉中国高管转发该报告,意在为特斯拉正名,而闭口不谈售后服务问题。  

另外,2020年11月,一辆行驶中的特斯拉Model3天窗脱落飞出,特斯拉将事故原因归结为车辆曾在第三方授权钣金机构维修;2020年1月,一辆Model3在国网充电时,逆变器烧毁,特斯拉最初又称因瞬间电流过大导致。  

虽然在国网方面回怼之后,特斯拉出面澄清,并向对方致歉,但中国网友对特斯拉此举并不买账,傲慢、甩锅,也成了特斯拉的公众形象。  

○工信部约谈一致性等问题  

特斯拉暴露出的产品一致性问题,应该主要由工信部约谈。而这已经是工信部第二次约谈特斯拉。  

2020年3月,工信部针对特斯拉Model3部分车辆违规装配HW2.5组件问题约谈了特斯拉,并责令其《道路机动车辆生产企业及产品准入管理办法》有关规定立即整改,切实履行企业主体责任,确保生产一致性和产品质量安全。  

但特斯拉显然没有对这次约谈予以足够重视。  

2021年2月,特斯拉向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备案召回计划,称自2月5日起召回部分进口ModelS、ModelX电动汽车,召回原因是召回车辆前悬架有安全隐患。  

但随后,特斯拉在给NHTSA的信中,又否认其车辆悬架存在安全隐患,声称该部件损坏非质量问题,而是部分中国车主滥用(driverabuse)。并强调其“只能选择自愿召回,否则将背负沉重的行政负担。”  

随后,新华社发布《瞭望|特斯拉恶意甩锅是对中国消费者的无理傲慢》一文,批评特斯拉“这种在中国认账召回,在美国嘴硬甩锅的怪事”。  

几乎同时,特斯拉CEO马斯克在接受美媒采访时承认,特斯拉在产能爬坡期间,确实存在品控不过关问题,还建议“如果要买特斯拉,要么一开始就买,要么等生产稳定后再买。”  

○起火问题和OTA升级问题  

应急管理部消防救援局主要承担灭火救援和其他应急救援工作,也是新能源汽车安全监管部门之一。显然,在对特斯拉的联合约谈中,消防救援局的主要约谈内容,是特斯拉多发的起火事故。  

但类似网信办,在此之前,消防救援局的约谈单位多为商场、超市、住宅小区、仓储物流小区等,约谈一家车企也不多见。  

交通运输部的约谈内容应该和工信部、网信办有重合,涉及OTA升级等。  

值得一提的是,官方和民间的如潮批评,并没有影响特斯拉热卖。  

乘联会的统计数据显示,2021年1月,特斯拉Model3在国内卖出近1.4万辆,比去年同期大涨4.6倍。考虑到特斯拉原本就捉襟见肘的产能,还要分出一部分给新车型ModelY,这个成绩算得上相当亮眼。  

乘联会 

2021年1月新能源乘用车上险数TOP5车型,资料来源:乘联会  

不过,作为中国在新能源汽车领域对外开放的名片,特斯拉已经享受了国家和上海政府的超优惠政策。如今,得到五部门联合约谈的“特别待遇”后,如果“配合监管”仍停留在纸上,而不做出实际行动,那么,还能否稳坐电动车神坛,恐怕特斯拉自己也不敢保证。


电动汽车快讯,新能源汽车快讯
快讯
>>>
电动汽车观察家,提供电动汽车资讯,电动汽车研究,新能源汽车资讯,新能源汽车研究,动力电池资讯和研究
电动汽车每日资讯,新能源汽车每日资讯
每日资讯
>>>
电动汽车研究报告,新能源汽车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