场景+产业+资本:首支充电基金创新助力新基建

融合场景、产业和资本,打造出充电新基建落地的新模式

火热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有了一支专门投资充电场站的基金。

10月11日,总规模10亿人民币的南京隐碳能云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下称隐碳基金)亮相。一期规模2亿人民币,由普洛斯隐山资本与云快充共同发起。

两个发起者各司其职:普洛斯隐山资本担任基金管理人,云快充担任资产管理人。

普洛斯隐山资本,是物流资产运营巨头普洛斯发起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专注于大物流生态圈内股权投资。

而云快充,则是电动汽车充电领域,规模领先的独立第三方充电平台公司。

1.webp_20211022_1022549111.webp_20211022_102254911

云快充的充电站

普洛斯+云快充,意味着隐碳基金的投资方向,首先是物流运营新能源化的垂直场景充电站,其次也注重优质公共区域的规模化公共充电站。同时,基于云快充的大数据技术及其产业投资人宁德时代的助力,基金将积极投建“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

跟随新能源汽车大势,充电行业热闹非凡,但是充电运营商、平台商,一直没有找到可持续的、普遍可行的盈利模式。作为第三方运营平台公司,云快充联合隐山资本发起充电基础设施领域第一支基金,并且负责充电资产管理,是其以数据驱动运营的能力变现的一次大机会。

另外,充电基础设施虽然是“新基建”的内容,但是地方政府和业外企业一直无从着手。云快充联合地方政府及产业链上下游成立的隐碳基金,融合了场景、产业和资本,打造出充电新基建落地的新模式。随着一期签约完成,目前二期已有多个地方政府在接洽合作意向。

1

不单打独斗

隐碳基金的发起方为普洛斯隐山资本和云快充,一期出资方包括南京市两个国有高科技投资平台、充电设备生产商长园深瑞等。

多方强强联合,基本覆盖了充电生态的主要参与者:普洛斯有场景,也有需求;云快充和长园深瑞结合,能够提供充电设备和平台服务与运营;地方国资平台,则是地方推动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抓手。

他们也都有很强的实力。

普洛斯全球管理1200亿美元的物流资产,在中国有400多处物流资产。隐山资本已投出80多亿资金,投资企业50多个。

云快充是全国最大的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即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截至2021年9月,服务电桩运营商超2700家,直连充电桩数量突破13万。

长园深瑞,全称长园深瑞继保自动化有限公司,是老牌的电力系统自动化和智能化企业,在充电设备高端市场中标份额靠前,经常中标国网、南网的设备大单。

至于南京市,是全国积极投资智能、新能源汽车的代表城市之一。本次出资的两个国资投资平台也投资了诸多新兴科技、创业企业。

他们为什么不自己直接做充电场站建设运营?

“普洛斯隐山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做的是什么?是合适的钱和合适的资产的匹配。”普洛斯中国区首席战略官、隐山资本董事长东方浩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充电场站是网络型资产,非常零散,而不是仅仅限于物流园区内部。从资产的运营和管理角度来说,需要将网络效应最大化地发挥出来,因此需要各方共同管理。

“这跟两家企业的定位是有很大的关系的。”云快充创始人、CEO田波说。普洛斯依托物流基础设施,通过隐山资本投资平台,抓住数字化、智能化、新能源化几个大的趋势,形成了开放生态体系。“云快充从成立到今天,一直是一个第三方的物联网SaaS平台,通过技术和数据来给大家提供综合的解决方案。”

充电基础设施被列入“新基建”,以南京为代表的全国各地政府,都有很强意愿推进建设。

田波认为,地方政府有资源、有资金,但是缺乏技术和运营能力,投建的充电场站难以很好地运营起来。

对于设备生产商长园深瑞而言,直接进入到充电场站建设运营也并不擅长。根据长园深瑞母公司长园集团就参与此基金所发的公告,参与隐碳基金后,这一合作可拉动长园深瑞充电设备的销售及产业生态的布局,带动公司充电业务发展。对于长园深瑞而言,发挥自身的设备和工程优势,就是很好的结果。

“这个市场靠任何一家单打独斗,都不能落实国家新能源的大战略,需要大家更加的开放,产业链上下游携手,才能加快充电桩网络新基建的建设。”田波说。

2

物流车电动化将提速

基于发起人的背景,隐碳基金先从物流园区开始建设充电场站,应该是顺理成章的。那么,物流车开始电动化了吗?充电场站建了,有没有人来充电呢?

回顾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历程,新能源物流车曾经迅速做大,但是一度是骗补和过度套补的重灾区,补贴依赖症很重,实际运营效果也差,并没有形成持续的增长。

不过,补贴在物流车所在的专用车类别中,退出步伐更早,新能源物流汽车也已经调整了几年,有卷土重来之势。

隐碳基金会先从新能源城配车辆的充电需求切入。

“城配车辆全国有超过1500万,但是电动化的我估计也就在1%、2%,还有巨大的空间。”田波说。

田波介绍,上一代的新能源物流车,仅仅是把油箱扒掉之后,换上电池,很多性能都不匹配,效益根本发挥不出来的。但是,现在很多厂商开始针对物流不同场景重新设计车辆,使得车辆更符合运营需求。另外,这两年新能源汽车百公里能耗越来越低,技术在不断进步。

“物流车是一个长期运行的生产资料,每公里省一毛钱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他说,电动汽车技术的进步,电池成本的下降,新能源物流车的经济效益正在逐渐显现出来。

另外,田波还认为,现在更多城市对新能源物流车开放了路权,“政策导向下,市场必定越来越多地选择新能源物流车。”

东方浩也表示,他们已经看到了新能源物流车旺盛的充电需求。“除了普洛斯的园区以外,我们投的很多的企业,对充电桩的需求越来越大。”他介绍,普洛斯隐山投资了50来家物流相关企业,形成了一个生态体系,“有的做车辆运营平台,也有的做自动驾驶开发,也包括造车……”这些企业也将支持隐碳基金的充电场站投资建设。

云快充对新能源物流车充电市场并不陌生。普洛斯遍布全国的物流园区充电站服务的就是电动物流车,而这些站基本都接入了云快充平台。

2.webp_20211022_102254886

普洛斯物流园区里的充电场站

3

如何建设运营?

如田波所说,新能源物流车是生产资料,因此特别注重运营的时长,对充电时间比较敏感。那么,隐碳基金建设的场站会不会以大功率充电为主,让新能源物流车尽量快充,以保证运营时间?

田波否认了这一看法。他认为,从充电场景来看,应该快慢结合,有一些场景需要快,有些场景慢充也可以。“我们的数据中心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有些客户白天要快充,晚上需要慢充,哪些场地需要满足哪样的需求?充电网络和它的运力图是不是能够匹配?能回答这些问题,就能提升充电场站的效率。”

云快充为什么能掌握这些问题的答案?

云快充团队成立之初,起步是自建电桩做充电服务。2016年底开始,云快充搭建了专业化的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并且向行业开放,自此剥离自建桩业务,转而专心服务全国的区域电桩运营商。因为区域电桩运营商都有运营平台的需求,但自己开发成本高昂,效果也不好。

云快充花费很大精力开发的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打通了市面上90%的充电设备,可以帮助运营商建立充电桩管理平台,实现订单查询、运营统计、安全监测、财务管理和用户管理等基础功能,同时获得全渠道引流、精细化运营、政府监管平台对接乃至代运营等特色服务。运营商无需自己开发平台,只要将自己的场站接入平台,就能开业运营。

此前平台服务以免费服务为主,云快充似乎没有获得什么。但是田波认为,“云快充在过去几年中,沉淀了非常强的技术能力、服务能力和运营能力。”

这些能力如果用一个成果物来呈现,那就是大数据应用。

“我们记录了平台所有的充电交易行为数据,基于大数据分析,我们对充电桩的建设选址、运营维护,完全以用户为导向,比以前更加精准,更加高效”,田波说,“依托平台数据分析建的桩,肯定不会闲置。”

田波表示,云快充基于数据构筑的运营能力,已经在过去得到了实战检验。“第一,云快充早期投资的充电桩资产,早就已经收回成本了;第二,我们提供了代运营服务的其他运营商,其运营效益得到明显提升。”

云快充预计,在隐碳基金整个周期内,投运充电桩总充电量将达100亿度,车辆行驶总里程达350亿公里,可减少42亿升汽油燃烧,减少966万吨二氧化碳排放。

“我们始终遵循的一个原则就是,在创造社会价值的过程中获取一定的企业收益。”田波说。

4

云快充的未来

云快充2016年成立,以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公司的独特定位在充电行业开疆拓土。随着平台接入的充电场站越来越多,引起业界关注。

截至2021年9月,根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的统计,云快充以接入12.22万个充电桩的规模排名行业第四。

3.webp_20211022_102254908

资料来源: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

云快充一直坚持提供SaaS平台服务,包括充电场站代运营,以及衍生服务探索等。

此次云快充发起隐碳基金,将更加深入到充电场站的运营管理中去。

“你可以把这个基金理解成我的一个客户,我在给他提供代运营服务。”田波说,云快充还是基于充电物联网SaaS的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我们始终关注的东西是什么?怎么样去帮助客户降本增效,供给和需求怎么更好的匹配,成本能不能再节省一些?本质上一直做这个事。”

从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趋势看,在碳中和、碳达峰的国家战略下,越来越和新能源电力相融合。充电场站的降本增效,必须考虑发电、配电的节能减排。

东方浩介绍,隐碳基金和普洛斯新能源化的目标具有高度协同。普洛斯旗下的普枫新能源,着力于屋顶分布式光伏,很容易就能和充电场站用电结合。

“下一步有可能也有换电,也有储能、氢能,无非是我们根据市场的发展,把我们的服务叠加上去。”东方浩说,在普洛斯的新能源化过程中,云快充将探索各种可能的衍生服务。

他还特别提及,宁德时代也投资了云快充,它们的电池技术,加上云快充的平台技术,和普洛斯的场景结合,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4.webp_20211022_102254901

普洛斯旗下的普枫新能源从事屋顶光伏业务

有意思的是,普洛斯隐山是云快充早期投资者,宁德时代则是云快充B1轮投资者。如同隐碳基金一样,资本+产业+场景融合,云快充积攒的技术和运营能力,有了落地的基础。

就整体的战略定位而言,“云快充的定位,一直没变”,田波说。“未来充电场站一定会越来越分散。需求一定是多样化的,场景也是多样化的。”他认为,就如同普洛斯所在的物流基础设施行业,充电行业很难出现能够覆盖全国的某一个运营商,前10名加起来占的比例也不会很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云快充作为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的机会还是很大的。”田波说。

科德森电动汽车充电盒,电动汽车充电线,新能源汽车充电线
电动汽车快讯,新能源汽车快讯
快讯
>>>
电动汽车每日资讯,新能源汽车每日资讯
每日资讯
>>>
电动汽车研究报告,新能源汽车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

场景+产业+资本:首支充电基金创新助力新基建

融合场景、产业和资本,打造出充电新基建落地的新模式

火热的新能源汽车赛道,有了一支专门投资充电场站的基金。

10月11日,总规模10亿人民币的南京隐碳能云新能源产业发展基金(下称隐碳基金)亮相。一期规模2亿人民币,由普洛斯隐山资本与云快充共同发起。

两个发起者各司其职:普洛斯隐山资本担任基金管理人,云快充担任资产管理人。

普洛斯隐山资本,是物流资产运营巨头普洛斯发起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专注于大物流生态圈内股权投资。

而云快充,则是电动汽车充电领域,规模领先的独立第三方充电平台公司。

1.webp_20211022_1022549111.webp_20211022_102254911

云快充的充电站

普洛斯+云快充,意味着隐碳基金的投资方向,首先是物流运营新能源化的垂直场景充电站,其次也注重优质公共区域的规模化公共充电站。同时,基于云快充的大数据技术及其产业投资人宁德时代的助力,基金将积极投建“光储充一体化”充电站。

跟随新能源汽车大势,充电行业热闹非凡,但是充电运营商、平台商,一直没有找到可持续的、普遍可行的盈利模式。作为第三方运营平台公司,云快充联合隐山资本发起充电基础设施领域第一支基金,并且负责充电资产管理,是其以数据驱动运营的能力变现的一次大机会。

另外,充电基础设施虽然是“新基建”的内容,但是地方政府和业外企业一直无从着手。云快充联合地方政府及产业链上下游成立的隐碳基金,融合了场景、产业和资本,打造出充电新基建落地的新模式。随着一期签约完成,目前二期已有多个地方政府在接洽合作意向。

1

不单打独斗

隐碳基金的发起方为普洛斯隐山资本和云快充,一期出资方包括南京市两个国有高科技投资平台、充电设备生产商长园深瑞等。

多方强强联合,基本覆盖了充电生态的主要参与者:普洛斯有场景,也有需求;云快充和长园深瑞结合,能够提供充电设备和平台服务与运营;地方国资平台,则是地方推动充电基础设施建设的抓手。

他们也都有很强的实力。

普洛斯全球管理1200亿美元的物流资产,在中国有400多处物流资产。隐山资本已投出80多亿资金,投资企业50多个。

云快充是全国最大的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Software-as-a-Service,软件即服务,即通过网络提供软件服务)。截至2021年9月,服务电桩运营商超2700家,直连充电桩数量突破13万。

长园深瑞,全称长园深瑞继保自动化有限公司,是老牌的电力系统自动化和智能化企业,在充电设备高端市场中标份额靠前,经常中标国网、南网的设备大单。

至于南京市,是全国积极投资智能、新能源汽车的代表城市之一。本次出资的两个国资投资平台也投资了诸多新兴科技、创业企业。

他们为什么不自己直接做充电场站建设运营?

“普洛斯隐山资本作为基金管理人做的是什么?是合适的钱和合适的资产的匹配。”普洛斯中国区首席战略官、隐山资本董事长东方浩告诉《电动汽车观察家》,充电场站是网络型资产,非常零散,而不是仅仅限于物流园区内部。从资产的运营和管理角度来说,需要将网络效应最大化地发挥出来,因此需要各方共同管理。

“这跟两家企业的定位是有很大的关系的。”云快充创始人、CEO田波说。普洛斯依托物流基础设施,通过隐山资本投资平台,抓住数字化、智能化、新能源化几个大的趋势,形成了开放生态体系。“云快充从成立到今天,一直是一个第三方的物联网SaaS平台,通过技术和数据来给大家提供综合的解决方案。”

充电基础设施被列入“新基建”,以南京为代表的全国各地政府,都有很强意愿推进建设。

田波认为,地方政府有资源、有资金,但是缺乏技术和运营能力,投建的充电场站难以很好地运营起来。

对于设备生产商长园深瑞而言,直接进入到充电场站建设运营也并不擅长。根据长园深瑞母公司长园集团就参与此基金所发的公告,参与隐碳基金后,这一合作可拉动长园深瑞充电设备的销售及产业生态的布局,带动公司充电业务发展。对于长园深瑞而言,发挥自身的设备和工程优势,就是很好的结果。

“这个市场靠任何一家单打独斗,都不能落实国家新能源的大战略,需要大家更加的开放,产业链上下游携手,才能加快充电桩网络新基建的建设。”田波说。

2

物流车电动化将提速

基于发起人的背景,隐碳基金先从物流园区开始建设充电场站,应该是顺理成章的。那么,物流车开始电动化了吗?充电场站建了,有没有人来充电呢?

回顾中国新能源汽车发展的历程,新能源物流车曾经迅速做大,但是一度是骗补和过度套补的重灾区,补贴依赖症很重,实际运营效果也差,并没有形成持续的增长。

不过,补贴在物流车所在的专用车类别中,退出步伐更早,新能源物流汽车也已经调整了几年,有卷土重来之势。

隐碳基金会先从新能源城配车辆的充电需求切入。

“城配车辆全国有超过1500万,但是电动化的我估计也就在1%、2%,还有巨大的空间。”田波说。

田波介绍,上一代的新能源物流车,仅仅是把油箱扒掉之后,换上电池,很多性能都不匹配,效益根本发挥不出来的。但是,现在很多厂商开始针对物流不同场景重新设计车辆,使得车辆更符合运营需求。另外,这两年新能源汽车百公里能耗越来越低,技术在不断进步。

“物流车是一个长期运行的生产资料,每公里省一毛钱就是很了不起的事。”他说,电动汽车技术的进步,电池成本的下降,新能源物流车的经济效益正在逐渐显现出来。

另外,田波还认为,现在更多城市对新能源物流车开放了路权,“政策导向下,市场必定越来越多地选择新能源物流车。”

东方浩也表示,他们已经看到了新能源物流车旺盛的充电需求。“除了普洛斯的园区以外,我们投的很多的企业,对充电桩的需求越来越大。”他介绍,普洛斯隐山投资了50来家物流相关企业,形成了一个生态体系,“有的做车辆运营平台,也有的做自动驾驶开发,也包括造车……”这些企业也将支持隐碳基金的充电场站投资建设。

云快充对新能源物流车充电市场并不陌生。普洛斯遍布全国的物流园区充电站服务的就是电动物流车,而这些站基本都接入了云快充平台。

2.webp_20211022_102254886

普洛斯物流园区里的充电场站

3

如何建设运营?

如田波所说,新能源物流车是生产资料,因此特别注重运营的时长,对充电时间比较敏感。那么,隐碳基金建设的场站会不会以大功率充电为主,让新能源物流车尽量快充,以保证运营时间?

田波否认了这一看法。他认为,从充电场景来看,应该快慢结合,有一些场景需要快,有些场景慢充也可以。“我们的数据中心会起到很重要的作用。比如有些客户白天要快充,晚上需要慢充,哪些场地需要满足哪样的需求?充电网络和它的运力图是不是能够匹配?能回答这些问题,就能提升充电场站的效率。”

云快充为什么能掌握这些问题的答案?

云快充团队成立之初,起步是自建电桩做充电服务。2016年底开始,云快充搭建了专业化的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并且向行业开放,自此剥离自建桩业务,转而专心服务全国的区域电桩运营商。因为区域电桩运营商都有运营平台的需求,但自己开发成本高昂,效果也不好。

云快充花费很大精力开发的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打通了市面上90%的充电设备,可以帮助运营商建立充电桩管理平台,实现订单查询、运营统计、安全监测、财务管理和用户管理等基础功能,同时获得全渠道引流、精细化运营、政府监管平台对接乃至代运营等特色服务。运营商无需自己开发平台,只要将自己的场站接入平台,就能开业运营。

此前平台服务以免费服务为主,云快充似乎没有获得什么。但是田波认为,“云快充在过去几年中,沉淀了非常强的技术能力、服务能力和运营能力。”

这些能力如果用一个成果物来呈现,那就是大数据应用。

“我们记录了平台所有的充电交易行为数据,基于大数据分析,我们对充电桩的建设选址、运营维护,完全以用户为导向,比以前更加精准,更加高效”,田波说,“依托平台数据分析建的桩,肯定不会闲置。”

田波表示,云快充基于数据构筑的运营能力,已经在过去得到了实战检验。“第一,云快充早期投资的充电桩资产,早就已经收回成本了;第二,我们提供了代运营服务的其他运营商,其运营效益得到明显提升。”

云快充预计,在隐碳基金整个周期内,投运充电桩总充电量将达100亿度,车辆行驶总里程达350亿公里,可减少42亿升汽油燃烧,减少966万吨二氧化碳排放。

“我们始终遵循的一个原则就是,在创造社会价值的过程中获取一定的企业收益。”田波说。

4

云快充的未来

云快充2016年成立,以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公司的独特定位在充电行业开疆拓土。随着平台接入的充电场站越来越多,引起业界关注。

截至2021年9月,根据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的统计,云快充以接入12.22万个充电桩的规模排名行业第四。

3.webp_20211022_102254908

资料来源:中国电动汽车充电基础设施促进联盟

云快充一直坚持提供SaaS平台服务,包括充电场站代运营,以及衍生服务探索等。

此次云快充发起隐碳基金,将更加深入到充电场站的运营管理中去。

“你可以把这个基金理解成我的一个客户,我在给他提供代运营服务。”田波说,云快充还是基于充电物联网SaaS的综合解决方案服务商。“我们始终关注的东西是什么?怎么样去帮助客户降本增效,供给和需求怎么更好的匹配,成本能不能再节省一些?本质上一直做这个事。”

从新能源汽车发展的趋势看,在碳中和、碳达峰的国家战略下,越来越和新能源电力相融合。充电场站的降本增效,必须考虑发电、配电的节能减排。

东方浩介绍,隐碳基金和普洛斯新能源化的目标具有高度协同。普洛斯旗下的普枫新能源,着力于屋顶分布式光伏,很容易就能和充电场站用电结合。

“下一步有可能也有换电,也有储能、氢能,无非是我们根据市场的发展,把我们的服务叠加上去。”东方浩说,在普洛斯的新能源化过程中,云快充将探索各种可能的衍生服务。

他还特别提及,宁德时代也投资了云快充,它们的电池技术,加上云快充的平台技术,和普洛斯的场景结合,还有很大的想象空间。

4.webp_20211022_102254901

普洛斯旗下的普枫新能源从事屋顶光伏业务

有意思的是,普洛斯隐山是云快充早期投资者,宁德时代则是云快充B1轮投资者。如同隐碳基金一样,资本+产业+场景融合,云快充积攒的技术和运营能力,有了落地的基础。

就整体的战略定位而言,“云快充的定位,一直没变”,田波说。“未来充电场站一定会越来越分散。需求一定是多样化的,场景也是多样化的。”他认为,就如同普洛斯所在的物流基础设施行业,充电行业很难出现能够覆盖全国的某一个运营商,前10名加起来占的比例也不会很大。

“在这样的背景下,云快充作为第三方充电物联网SaaS平台的机会还是很大的。”田波说。

电动汽车观察家,提供电动汽车资讯,电动汽车研究,新能源汽车资讯,新能源汽车研究,动力电池资讯和研究
快讯
>>>
科德森电动汽车充电盒,电动汽车充电线,新能源汽车充电线
电动汽车每日资讯,新能源汽车每日资讯
每日资讯
>>>
电动汽车研究报告,新能源汽车研究报告
研究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