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Fun大变身

用户买车后,可以选择全部时间,或部分时间,把车辆挂靠到GoFun平台做共享,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可以获得共享收入,大大减轻了传统购车模式中,用户买车和养车的压力

今年1月底,公司正毛利就达到历史最高峰的28%。”  

9月4日,《电动汽车观察家》到访位于北京首汽大厦的GoFun出行总部,对GoFun出行CEO谭奕进行了专访。谈到企业盈利状况时,谭奕给出正毛利28%的数字,让人颇有点惊奇——两年前经历了倒闭潮的汽车分时租赁,现在已经能赚钱了?  

谭奕纠正:如今的GoFun,已经不再是一家纯粹的分时租赁运营企业,让GoFun盈利的也不是分时租赁业务。  

自去年下半年起,GoFun就开始了彻底革新,在不断减少自有车辆的同时,将主机厂、经销商、其他出行企业和个人用户纳入车源体系,为这些车辆持有方对接用车资源,拓展分时租赁、日租、整租等用车业务。  

在此基础之上,GoFun利用运维体系、售后服务体系和技术管控体系等,协助主机厂和经销商卖车;帮个人用户向外租车;为个人用户提供代洗车、代充电、代加油、代跑腿等众包服务,相当于复活了一度死寂的P2P租车和汽车后市场O2O行业。  

整体来看,转型后的GoFun,成为了一个平台服务商,将汽车售前、租售和售后市场形成一个相对完善的生态闭环,在资产轻量化的同时,降低了各个环节的成本,提高了出行业务的运营效率和服务质量。这也是GoFun能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迅速实现盈利和业务量增长的关键。  

“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谭奕说。什么样的科技公司?  

1  

无车一身轻  

大约从2014年起,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以分时租赁为代表的共享汽车在国内快速兴起,融资、买车、推广……一派红火的景象,全国性出行平台和许多地方性分时租赁公司纷纷入局,令人眼花。  

但共享汽车的热度维持两三年后,各种问题开始暴露:由于多数企业自持车辆,重资产投入令其不堪重负;用户租车行为难以管控,一旦发生事故或车辆损坏,定责困难,给企业增加了巨大成本;租车收入无法覆盖车辆的折损成本,盈利遥遥无期。  

如此一来,很多分时租赁企业还没找到盈利模式,就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如今,一度轰轰烈烈的共享汽车舞台上,持续健康运营的企业寥寥无几。还有人怀疑,分时租赁是伪需求吗?  

这个疑问,谭奕不能认同。  

谭奕介绍,GoFun的运营数据显示,包括分时租赁、日租、整租等业务在内的需求量是可用车辆的8倍。也就是说,假如有8个人有用车需求,其中7个人找不到合适的可租车辆。  

而根据易观发布的出行报告,2019年全年,国内整体共享汽车市场保持了上涨趋势。到去年12月,中国共享汽车平台的用户使用总时长达到705.4万小时,比年初增加了1.5倍。共享汽车平台人均月度使用时长超过2小时。  

2019年12月,GoFun的用户活跃度最高,达到235.6万人。  

2019年2月-12月主要共享汽车品牌活跃用户数  

资料来源:GoFun  

既然用户的租车需求真实存在,为什么还有大批共享汽车企业的车租不出去,成为库存车,难逃被低价甩卖的结局?  

谭奕认为,目前,时租赁最大的问题是服务不够好,用户租车不够便利。如果有需求的个人都能租到车开,分时租赁就能普及。要想让人人能借到车,GoFun的做法和传统分时租赁企业(包括成立之初的GoFun)恰恰相反。  

在传统分时租赁行业,不断地大量购置或租赁车辆,是保证运营企业服务的基础。但从2019年后半年开始,GoFun不仅不再买进新车,而且要把现有2万多辆自有车辆逐步淘汰,剥离车辆资产,从运营商转为轻量化的平台服务商,以技术为核心产品的科技公司。  

这就是去年10月,GoFun推出的GoFunConnect体系,即通过一套软硬件和运营管理能力,打通人(用户)、手机、车和场站的交互,形成车辆资产,驾驶员管理,售后服务维修服务的闭环。  

用谭奕的话说,转型后的GoFun不再是运营商,而是平台商,核心产品在之前单一的运营能力之上,增加了平台能力、服务能力、技术优势、导流功能和算法支持。  

如今,从分时租赁起家的GoFun,车源端不再依靠买车和租车,而转为托管主机厂、经销商和个人车主的车辆。那么,这些托管车辆是谁的?  

2  

200家经销商入网,从4S到5S  

谭奕介绍,目前,GoFun平台上注册的车辆近5万辆,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各占一半。其中,GoFun的自有车辆只有不到2万辆,其余3万多辆车都来自主机厂、经销商、出行公司和个人汽车用户。另有1万多辆车,正在等待接入GoFun平台。  

可以看出,几乎所有车辆持有者,都可能是GoFun的车辆来源,而经销商又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分时租赁是GoFunConnect的基础和核心,经销商入网则是GofunConnect落地的抓手。”谭奕这样形容经销商的重要性。  

资料来源:GoFun  

与传统4S门店不同,加盟GoFun的经销商门店从4S变成了5S店——增加了一项出行服务。  

经销商可以将自己的库存车和试乘试驾车拿出来,挂到GoFun的租车平台,为有用车需求的用户提供多种买车或租车方式。  

用户买车后,可以选择全部时间,或部分时间,把车辆挂靠到GoFun平台做共享,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可以获得共享收入,大大减轻了传统购车模式中,用户买车和养车的压力。  

比如,2019年,GoFun曾和达世行达成合作,店里的试驾车在周六日高峰做常规的试乘试驾。工作日的试乘试驾低谷期,投放到GoFun平台做共享汽车。  

今年3月,GoFun推出的购车托管业务  

谭奕介绍,用这种试乘试驾车和共享汽车结合的方式,经销商的导流准确率比常规广告投放高1000多倍,不少车在试乘试驾期结束之后,就成功卖掉了,一个客户的获得成本只有100元,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经销商获客难的问题。  

对于经销商,加入GoFun平台,还意味着更多用户流量和车辆维保订单。  

谭奕强调,入网经销商除了获得流量租车卖车,也做售后维修保养服务,但必须保证配件价格透明公正,符合GoFun的价格体系。如此一来,GoFun的自有车辆和非经销商的车辆的维修保养成本也降低了。  

目前,和GoFun签约,加盟其出行网络的经销商近200家。GoFun在全国开城的80座城市中,完全自营的城市只有13座,其余都是经销商加盟模式。  

北京街头的一辆GoFun共享汽车  

对于不少用户反应的,共享汽车外观老旧、不够美观的问题。谭奕表示,今后,各地新入网的经销商100%负责各自车辆的维修和保养,杜绝了以往共享车辆故障无法及时修理的问题,共享汽车破旧的标签有望逐步消除。  

车辆外观问题解决了,运营安全也是传统共享汽车的一大难题。  

车辆出现损坏,发生事故,驾驶员违章,责任如何划定?GoFun也有一套比较完整的软硬件体系应对。  

首先,GoFun入网的车辆均需安装T-Box产品,可以通过手机对车辆行进速度、状态等进行监控,相当于车辆的黑匣子。如果发生剐蹭等事故,系统会第一时间提醒驾驶员确认,避免了事故过后,定责难的问题。  

其次,GoFun在车内配置的ID+DMS驾驶员管理系统,可以对车辆和驾驶员行为进行监控和管理。  

如果监测到驾驶员有违规操作,比如非本人驾驶、疲劳驾驶、酒后驾驶、未系安全带等,DMS能实现对这些异常行为的15秒回放,并及时推送到后台,提醒驾驶员纠正驾驶行为。  

同时,DMS系统还能对车内环境自动拍摄、识别物品,确保没有遗失物品。  

GoFun后台监测到驾驶员抽烟,并提示纠正  

3  

众包上线,提质降本  

谭奕将GoFun的主要收入来源分成:车、用车和车后三部分。  

车的业务,主要是指与主机厂、经销商合作的汽车销售业务,GoFun在销售所得中和主机厂、经销商分成;用车主要是分时租赁、短租、长租,日租和整租的出行业务;车后则包括洗车和代跑腿等租车衍生的业务,前者相当于汽车后市场O2O服务。  

目前,GoFun出行业务的洗车工作仍由企业自己来做,出行服务端、个人车主端和众包车务端的3个APP也分开运营。  

GoFun主要业务形态  

资料来源:GoFun  

不过,谭奕介绍,9月底,从北京开始,GoFun将把这项业务开放给社会做,代跑腿、代充电、代加油、调度车辆等车后业务也将同时上线,并向更多城市拓展。网约车司机、超市员工、外卖员,都可以就近接单,增加自己收入的同时,满足用户代办的需求。  

如果用户需要洗车,只需要打开车服众包APP,就有GoFun的众包体系,激活最近的服务人员,并在用户希望的归还时间把车送回来。借助GoFun的服务记录仪,整个过程中,车辆的地理位置、洗车过程都是透明的。  

“我们不光有团队和网点,还有五万辆汽车的运营基础,还有四五年积累的管理运营能力,以前O2O(OnlineToOffline,离线商务模式)没做成的事,我们现在就能做成了。GoFun平台已经注册了一大批闪送的人员,活跃度非常高。”谭奕说。  

谭奕表示,通过众包形式完成车后服务,一方面,充分利用闲散社会人力资源,降低了企业成本,一年可以节省几个亿;另一方面,利用服务记录仪,对代洗车或带跑腿的服务人员的管控效果明显提高,服务质量可控。  

谭奕演示头戴式服务记录仪  

预计到10月,以上3个端业务的APP将整合成为一个APP,所有业务可在一个客户端完成。  

4  

华为技术加持,计划托管1000万辆车  

华为技术加持,是GoFun作为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2019年11月,GoFun宣布与华为达成合作。华为企业BG中国区大企业业务总经理姚茳表示,华为算力、云服务等可以实现大数据在商业场景中的深度运用,协助提升GoFun出行服务水平和业务效率。  

上文中,GoFun后台能实时监测到驾驶员抽烟的动作,正是利用了华为的图像识别、音频识别等技术,对驾驶员几小时驾驶过程中,部分关键动作和节点进行抓取完成的。  

同时,在华为技术支持下,GoFun的全国运力图清晰展示了各地车辆实时的运行路线、司机状态(如疲劳驾驶、酒后驾驶或抽烟等)、车型轨迹、收入数据等详细数据,为GoFun监测全局市场,加强运营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  

华为和GoFun合作制作的GoFun全国运力动态图  

资料来源:GoFun  

除此之外,借助与华为在算法和算力方面的合作,不久之后,GoFun能对各地不同地点的运力供给和需求做出预判,合理调度车辆,提升运营效率。  

目前,GoFun平台注册的车辆接近5万辆,已经是国内的共享汽车龙头企业。谭奕表示,下一步,计划把这个数字拉高到30万辆。时间再拉长一下,他说,后年,GoFun要实现指数型的成长,希望在GoFun平台上托管的车辆不少于1000万辆。  

1000万辆是什么概念?  

2018年,尼尔森调研公司在报告中预计,2020年中国网约车总需求量为1500万辆。即便再把时间拉长些,2022年,如果GoFun的目标能达成,也足以成就一个如滴滴的巨头。不过,要用两年时间实现5万辆到千万辆的目标,肯定也有巨大难度。  

眼下,GoFun用轻资产、众包的模式,为分时租赁行业转型打了个样。其他仍在场上的玩家能否借鉴,解决分时租赁和汽车运营行业长久以来的盈利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或许是GoFun样板更重要的行业意义。(完)  


快讯
>>>
每日资讯
>>>
研究报告
>>>

GoFun大变身

用户买车后,可以选择全部时间,或部分时间,把车辆挂靠到GoFun平台做共享,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可以获得共享收入,大大减轻了传统购车模式中,用户买车和养车的压力

今年1月底,公司正毛利就达到历史最高峰的28%。”  

9月4日,《电动汽车观察家》到访位于北京首汽大厦的GoFun出行总部,对GoFun出行CEO谭奕进行了专访。谈到企业盈利状况时,谭奕给出正毛利28%的数字,让人颇有点惊奇——两年前经历了倒闭潮的汽车分时租赁,现在已经能赚钱了?  

谭奕纠正:如今的GoFun,已经不再是一家纯粹的分时租赁运营企业,让GoFun盈利的也不是分时租赁业务。  

自去年下半年起,GoFun就开始了彻底革新,在不断减少自有车辆的同时,将主机厂、经销商、其他出行企业和个人用户纳入车源体系,为这些车辆持有方对接用车资源,拓展分时租赁、日租、整租等用车业务。  

在此基础之上,GoFun利用运维体系、售后服务体系和技术管控体系等,协助主机厂和经销商卖车;帮个人用户向外租车;为个人用户提供代洗车、代充电、代加油、代跑腿等众包服务,相当于复活了一度死寂的P2P租车和汽车后市场O2O行业。  

整体来看,转型后的GoFun,成为了一个平台服务商,将汽车售前、租售和售后市场形成一个相对完善的生态闭环,在资产轻量化的同时,降低了各个环节的成本,提高了出行业务的运营效率和服务质量。这也是GoFun能在不到一年时间内,迅速实现盈利和业务量增长的关键。  

“我们是一家科技公司。”谭奕说。什么样的科技公司?  

1  

无车一身轻  

大约从2014年起,随着中国新能源汽车的快速发展,以分时租赁为代表的共享汽车在国内快速兴起,融资、买车、推广……一派红火的景象,全国性出行平台和许多地方性分时租赁公司纷纷入局,令人眼花。  

但共享汽车的热度维持两三年后,各种问题开始暴露:由于多数企业自持车辆,重资产投入令其不堪重负;用户租车行为难以管控,一旦发生事故或车辆损坏,定责困难,给企业增加了巨大成本;租车收入无法覆盖车辆的折损成本,盈利遥遥无期。  

如此一来,很多分时租赁企业还没找到盈利模式,就因资金链断裂而倒闭。如今,一度轰轰烈烈的共享汽车舞台上,持续健康运营的企业寥寥无几。还有人怀疑,分时租赁是伪需求吗?  

这个疑问,谭奕不能认同。  

谭奕介绍,GoFun的运营数据显示,包括分时租赁、日租、整租等业务在内的需求量是可用车辆的8倍。也就是说,假如有8个人有用车需求,其中7个人找不到合适的可租车辆。  

而根据易观发布的出行报告,2019年全年,国内整体共享汽车市场保持了上涨趋势。到去年12月,中国共享汽车平台的用户使用总时长达到705.4万小时,比年初增加了1.5倍。共享汽车平台人均月度使用时长超过2小时。  

2019年12月,GoFun的用户活跃度最高,达到235.6万人。  

2019年2月-12月主要共享汽车品牌活跃用户数  

资料来源:GoFun  

既然用户的租车需求真实存在,为什么还有大批共享汽车企业的车租不出去,成为库存车,难逃被低价甩卖的结局?  

谭奕认为,目前,时租赁最大的问题是服务不够好,用户租车不够便利。如果有需求的个人都能租到车开,分时租赁就能普及。要想让人人能借到车,GoFun的做法和传统分时租赁企业(包括成立之初的GoFun)恰恰相反。  

在传统分时租赁行业,不断地大量购置或租赁车辆,是保证运营企业服务的基础。但从2019年后半年开始,GoFun不仅不再买进新车,而且要把现有2万多辆自有车辆逐步淘汰,剥离车辆资产,从运营商转为轻量化的平台服务商,以技术为核心产品的科技公司。  

这就是去年10月,GoFun推出的GoFunConnect体系,即通过一套软硬件和运营管理能力,打通人(用户)、手机、车和场站的交互,形成车辆资产,驾驶员管理,售后服务维修服务的闭环。  

用谭奕的话说,转型后的GoFun不再是运营商,而是平台商,核心产品在之前单一的运营能力之上,增加了平台能力、服务能力、技术优势、导流功能和算法支持。  

如今,从分时租赁起家的GoFun,车源端不再依靠买车和租车,而转为托管主机厂、经销商和个人车主的车辆。那么,这些托管车辆是谁的?  

2  

200家经销商入网,从4S到5S  

谭奕介绍,目前,GoFun平台上注册的车辆近5万辆,燃油车和新能源车各占一半。其中,GoFun的自有车辆只有不到2万辆,其余3万多辆车都来自主机厂、经销商、出行公司和个人汽车用户。另有1万多辆车,正在等待接入GoFun平台。  

可以看出,几乎所有车辆持有者,都可能是GoFun的车辆来源,而经销商又是其中最关键的一环。“分时租赁是GoFunConnect的基础和核心,经销商入网则是GofunConnect落地的抓手。”谭奕这样形容经销商的重要性。  

资料来源:GoFun  

与传统4S门店不同,加盟GoFun的经销商门店从4S变成了5S店——增加了一项出行服务。  

经销商可以将自己的库存车和试乘试驾车拿出来,挂到GoFun的租车平台,为有用车需求的用户提供多种买车或租车方式。  

用户买车后,可以选择全部时间,或部分时间,把车辆挂靠到GoFun平台做共享,满足用户需求的同时,可以获得共享收入,大大减轻了传统购车模式中,用户买车和养车的压力。  

比如,2019年,GoFun曾和达世行达成合作,店里的试驾车在周六日高峰做常规的试乘试驾。工作日的试乘试驾低谷期,投放到GoFun平台做共享汽车。  

今年3月,GoFun推出的购车托管业务  

谭奕介绍,用这种试乘试驾车和共享汽车结合的方式,经销商的导流准确率比常规广告投放高1000多倍,不少车在试乘试驾期结束之后,就成功卖掉了,一个客户的获得成本只有100元,一定程度上解决了经销商获客难的问题。  

对于经销商,加入GoFun平台,还意味着更多用户流量和车辆维保订单。  

谭奕强调,入网经销商除了获得流量租车卖车,也做售后维修保养服务,但必须保证配件价格透明公正,符合GoFun的价格体系。如此一来,GoFun的自有车辆和非经销商的车辆的维修保养成本也降低了。  

目前,和GoFun签约,加盟其出行网络的经销商近200家。GoFun在全国开城的80座城市中,完全自营的城市只有13座,其余都是经销商加盟模式。  

北京街头的一辆GoFun共享汽车  

对于不少用户反应的,共享汽车外观老旧、不够美观的问题。谭奕表示,今后,各地新入网的经销商100%负责各自车辆的维修和保养,杜绝了以往共享车辆故障无法及时修理的问题,共享汽车破旧的标签有望逐步消除。  

车辆外观问题解决了,运营安全也是传统共享汽车的一大难题。  

车辆出现损坏,发生事故,驾驶员违章,责任如何划定?GoFun也有一套比较完整的软硬件体系应对。  

首先,GoFun入网的车辆均需安装T-Box产品,可以通过手机对车辆行进速度、状态等进行监控,相当于车辆的黑匣子。如果发生剐蹭等事故,系统会第一时间提醒驾驶员确认,避免了事故过后,定责难的问题。  

其次,GoFun在车内配置的ID+DMS驾驶员管理系统,可以对车辆和驾驶员行为进行监控和管理。  

如果监测到驾驶员有违规操作,比如非本人驾驶、疲劳驾驶、酒后驾驶、未系安全带等,DMS能实现对这些异常行为的15秒回放,并及时推送到后台,提醒驾驶员纠正驾驶行为。  

同时,DMS系统还能对车内环境自动拍摄、识别物品,确保没有遗失物品。  

GoFun后台监测到驾驶员抽烟,并提示纠正  

3  

众包上线,提质降本  

谭奕将GoFun的主要收入来源分成:车、用车和车后三部分。  

车的业务,主要是指与主机厂、经销商合作的汽车销售业务,GoFun在销售所得中和主机厂、经销商分成;用车主要是分时租赁、短租、长租,日租和整租的出行业务;车后则包括洗车和代跑腿等租车衍生的业务,前者相当于汽车后市场O2O服务。  

目前,GoFun出行业务的洗车工作仍由企业自己来做,出行服务端、个人车主端和众包车务端的3个APP也分开运营。  

GoFun主要业务形态  

资料来源:GoFun  

不过,谭奕介绍,9月底,从北京开始,GoFun将把这项业务开放给社会做,代跑腿、代充电、代加油、调度车辆等车后业务也将同时上线,并向更多城市拓展。网约车司机、超市员工、外卖员,都可以就近接单,增加自己收入的同时,满足用户代办的需求。  

如果用户需要洗车,只需要打开车服众包APP,就有GoFun的众包体系,激活最近的服务人员,并在用户希望的归还时间把车送回来。借助GoFun的服务记录仪,整个过程中,车辆的地理位置、洗车过程都是透明的。  

“我们不光有团队和网点,还有五万辆汽车的运营基础,还有四五年积累的管理运营能力,以前O2O(OnlineToOffline,离线商务模式)没做成的事,我们现在就能做成了。GoFun平台已经注册了一大批闪送的人员,活跃度非常高。”谭奕说。  

谭奕表示,通过众包形式完成车后服务,一方面,充分利用闲散社会人力资源,降低了企业成本,一年可以节省几个亿;另一方面,利用服务记录仪,对代洗车或带跑腿的服务人员的管控效果明显提高,服务质量可控。  

谭奕演示头戴式服务记录仪  

预计到10月,以上3个端业务的APP将整合成为一个APP,所有业务可在一个客户端完成。  

4  

华为技术加持,计划托管1000万辆车  

华为技术加持,是GoFun作为平台的核心竞争力之一。  

2019年11月,GoFun宣布与华为达成合作。华为企业BG中国区大企业业务总经理姚茳表示,华为算力、云服务等可以实现大数据在商业场景中的深度运用,协助提升GoFun出行服务水平和业务效率。  

上文中,GoFun后台能实时监测到驾驶员抽烟的动作,正是利用了华为的图像识别、音频识别等技术,对驾驶员几小时驾驶过程中,部分关键动作和节点进行抓取完成的。  

同时,在华为技术支持下,GoFun的全国运力图清晰展示了各地车辆实时的运行路线、司机状态(如疲劳驾驶、酒后驾驶或抽烟等)、车型轨迹、收入数据等详细数据,为GoFun监测全局市场,加强运营服务发挥了重要作用。  

华为和GoFun合作制作的GoFun全国运力动态图  

资料来源:GoFun  

除此之外,借助与华为在算法和算力方面的合作,不久之后,GoFun能对各地不同地点的运力供给和需求做出预判,合理调度车辆,提升运营效率。  

目前,GoFun平台注册的车辆接近5万辆,已经是国内的共享汽车龙头企业。谭奕表示,下一步,计划把这个数字拉高到30万辆。时间再拉长一下,他说,后年,GoFun要实现指数型的成长,希望在GoFun平台上托管的车辆不少于1000万辆。  

1000万辆是什么概念?  

2018年,尼尔森调研公司在报告中预计,2020年中国网约车总需求量为1500万辆。即便再把时间拉长些,2022年,如果GoFun的目标能达成,也足以成就一个如滴滴的巨头。不过,要用两年时间实现5万辆到千万辆的目标,肯定也有巨大难度。  

眼下,GoFun用轻资产、众包的模式,为分时租赁行业转型打了个样。其他仍在场上的玩家能否借鉴,解决分时租赁和汽车运营行业长久以来的盈利问题,实现可持续发展,或许是GoFun样板更重要的行业意义。(完)  


快讯
>>>
每日资讯
>>>
研究报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