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密回归,云度有救?

林密此时归来,又聚起一帮新能源汽车界的人才,也得到大股东莆田市政府的鼎力支持。但是,林密和他的新伙伴们,这次更需证明自己。而且,云度不能再走老路,必须重新出招,才可能有不同的命运。

林密回到了云度。这回,他是CEO,一把手。  

他只有39岁,操盘一个新造车企业,压力自然有,但心气更高。他心中的自我期许,是穿素衣骑白马归来的英雄。  

林密找来了新的帮手。5月中旬,云度官宣了新能源汽车界资深人士詹文章和傅振兴的加盟。还有一些高管,虽然云度没有官宣,但他们同样曾闯出一番事业。  

6月30日,云度新能源汽车又举办了2020年启动仪式。一连串动作预示着,云度要重新出发了。  

云度曾有过高光时刻:公司成立不到两年,就拿到工信部准入、首款产品上市。但在量产交付后的两年内,云度车型销量爬升困难,内部矛盾也爆发。林密出走,团队星散,产品更新停滞,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工厂也基本停工停产。  

林密此时归来,又聚起一帮新能源汽车界的人才,也得到大股东莆田市政府的鼎力支持。但是,林密和他的新伙伴们,这次更需证明自己。而且,云度不能再走老路,必须重新出招,才可能有不同的命运。  

7月中旬,《电动汽车观察家》到莆田云度汽车总部,专访了新上任的云度高级副总裁詹文章和CTO傅振兴,探寻云度二次出招的策略。  

1  

高光与低迷  

谈起为何加入云度,詹文章、傅振兴二位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云度的过去:新势力中最早交付的企业;拥有传统车企的工程师工匠精神的底蕴,又有互联网的思维。  

云度确实有过高光的时刻。  

2014年是造车新势力的“元年”,市场上涌现了大量新势力企业。云度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酝酿。  

2015年12月,云度由福汽集团、莆田国资委等四方共同投资成立。2017年1月,云度就获得发改委备案,7月获得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同年10月首款车型π1宣布上市。2018年年3月,π3上市,4月份北京车展上又展示了最新的云度π7。  

云度有国资背景,又有管理层投资入股。两者一齐用力,云度既获得了土地、政策、资本等方面大量资源,又三军用命,快速奔跑。  

一开始云度发展相当顺利,2018年率先闯过“量产”和“交付”两大难关,并在当年完成9300台销量且100%交付,是新势力企业交付最早、交付数量较多的企业。  

不过,云度后劲儿不足。在其他车企持续推陈出新之际,云度的π1和π3,竞争力顿显不足,销量连连下滑。π7亮相后并未上市,而此后规划的其余车型也没有了下文。困顿之际,团队分裂,林密等一批高管先后离去。  

2020年上半年,叠加新冠疫情影响,云度状况更加糟糕。据乘联会数据,云度汽车仅销售402辆。  

资料来源:乘联会  

云度在业内失去声音,企业经营不佳,资金问题严重,企业一度传出降薪、裁员的信息。  

极度低迷的云度亟待破局。  

2  

新团队就位  

5月,林密回归,又呼朋引伴,招徕一批高手。除了官方报道的詹文章、傅振兴以外,还有吴遵祥、曹刚、张震等,都是各自领域做出过成绩的实干派。  

詹文章是业内知名人士,曾在万向电动汽车公司负责整车集成开发、动力电池与BMS、电驱动系统。入职北汽后组建了北汽新能源乘用车研发团队,牵头筹建了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带领团队研发了多个系列的纯电动车型。  

离开北汽后,詹文章在法国IMCS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此次加入云度汽车之后,全面负责云度新能源汽车战略发展和研发工作。  

傅振兴先后在美国福特、克莱斯勒、戴姆勒等汽车公司担任技术专家和前瞻工程经理等职务,从事汽车发电机、启动马达、电动转向、混合动力汽车、电动汽车驱动电机、电力电子、动力电池、整车高压安全、故障诊断、整车转矩安全等多个领域技术和产品设计及研发等工作,发表技术论文45篇,拥有美国发明专利10项。  

2008年,傅振兴回国加盟上汽,历任上汽集团捷能公司动力系统部、荣威E50纯电动车动力系统总工程师以及上汽第二代纯电动车整车总工程师。加入云度后,傅振兴担任CTO。  

吴遵祥,中国无线通讯和车联网领域的顶级专家之一。先后服务于摩托罗拉、德信无线通讯等知名企业。2009年创立盛耀无线并出任CEO;2014年公司整体卖大唐电信随后出任大唐终端CTO;2015年出任法拉第未来出任车联网研发副总裁。此次加盟云度任副总裁,分管车联网及电子电气业务。  

张震,此前曾就职于法拉利、观致等品牌,负责市场、传播方面事务,随后加入吉利负责领克品牌。张震在领克打造了高端化、差异化、年轻化品牌形象的过程中担任关键作用;同时张震积极推动领克的汽车运动项目,使得领克成为第一个参与全球顶级赛事并夺冠的中国汽车品牌。独特的品牌定位使领克这一新品牌成功从庞大的汽车市场中脱颖而出,实现累计销售新车25万辆,在国内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张震离开领克后曾短暂担任博郡汽车公共关系副总裁,目前加盟云度出任副总裁。  

曹刚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经验丰富,此前担任互动新能量(北京)电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即联合电动)联合创始人兼CEO。联合电动此前在北京等地,探索线上线下结合的电动汽车超市模式,创新颇多。  

可以说,云度从产品研发、技术、传播、销售领域都请来了经验丰富的业内大咖操刀。与云度刚成立相比,团队气象不同。一是咖位更高,二是背景各异,多元融合。  

3  

近期策略:改款产品,寻求新模式  

2020年,对新能源汽车来说,十分难熬:补贴大退坡,疫情影响了大半年,销量跌幅很深。云度要在这个时候重启,难度可想而知。  

大股东的注资解了燃眉之急。但要持续发展,云度应当为自己制定短期和长期的生存发展策略。  

短期,肯定要避免坐吃山空,先要恢复生产销售,以获得一定的现金流入。  

加盟近两个月,詹文章、傅振兴盯着研发生产团队,一边复产复工,一边解决原来π1、π3的产品问题。  

复工复产,首先要解决人员问题。原有团队流失严重,云度要大规模招聘。招聘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建设中层管理团队,云度采用的是内部竞聘方式。根据云度官方微信公众号“云垛儿”发布的信息显示,云度进入6月就启动了首届研发板块总监级岗位的内部竞聘工作,有21人报名参加,选拔储备了一批中层骨干。  

图为竞聘演讲现场  

二是恢复生产制造,云度在生产制造板块展开了大规模招聘。  

资料来源:云垛儿  

重新聚人容易,重新聚气更难。如何让团队从原来松散的状态中走出来,也是云度必须解决的问题。  

云度采用的方法是军训。6月份,云度对一线员工进行了一场为期近20天的军训。各个部门选派员工参加,全厂操练,高管打分考察,以期振作精神,为复工复产打下基础。

图为军训现场  

生产之外,其他部门也要重启。云度面向全国招收173个岗位394余人,涉及前沿、研发、营销、运营及制造领域。  

生产经营有望恢复,产品呢?  

产品方面,云度正在做升级。傅振兴透露,8月份云度将π1、π3做一些改款或者提升,包括提高产品的性价比;采用新的造型理念,无论内饰还是外饰;增加更多的车联网功能,尤其在人机交互技术上的提升:例如,进阶秘书级人机交互系统,自动驾驶及指纹启动系统;续航能力上也会有所提升。  

复工复产还相对容易,更难的问题是,卖得出去吗?  

7月份,《电动汽车观察家》走访云度时,林密并不在公司。他在福建龙岩、漳州等地跑市场、做调研,为产品找出路。  

在电动汽车百人会的一场活动中,林密阐述了其对未来新能源增量市场的判断:三线以下城市乃至城镇市场。  

也就是说,短期内,云度很可能先从三线以下城市入手,通过现有车型的改款,以更加接地气的模式和服务,先图生存。  

詹文章表示,在营销模式层面上,云度也会不断创新,将与网约车平台合作,利用出行平台和大数据分析,补充公共交通运力,覆盖城镇区域,便利公共出行。通过结合网约车、出租车、微出行,逐步形成云度模式,走向全国。“云度汽车携手闽通长运大田公司,在三明大田推出的海西首个新能源SUV‘微公交’项目,就是相当成功的案例。”  

对公销售、出行服务可能是突破口。  

4  

长期策略:走向深沪,打造精品国民车  

光解近忧也不行,云度必须想办法建立长期的竞争力。  

在产品定位方面,云度重新定位为精品国民车,目标是要打造出一款符合三四线城市民众需求的精品国货。产品类型上,云度仍然以纯电SUV为主,但逐步进入轿车产品市场,拓展产品线。  

产品的竞争力来源于技术和服务。詹文章总结了云度4个发力点:操控稳定性、智能互联、三电和客户服务。“这四点将是云度和行业竞品差异化的所在。”  

电动化方面,电机和电力电子、能源存储、高压能量传输和转化以及整车高压安全及转矩安全等核心技术领域,都是傅振兴的专长。他透露,云度将开发一款灵活通用的平台,同时支持SUV、轿车、MPV、物流车等车型,根据市场需求灵活产出。这一平台,要能支持续航里程向600-700km靠拢。  

在网联化方面,云度的“云”代表的就是智能互联层面,这也是云度造车的核心理念之一。傅振兴说,“我们认为智能互联这一块必须要给消费者提供一些比较新奇、趣味性的东西,而且随着移动互联的发展,打造自己的特色。”  

在智能化方面,云度也有智能网联的团队,未来这也会成为其发展的核心之一。云度会通过自主研发的方式发展车联网,开发属于自己的产品。同时,云度也会通过自主研发+对外合作的方式,提升技术。  

在售后方面,云度将继续坚持“店场分离”的经营模式。詹文章认为,4S店体系成本消耗大,新能源故障率低、保养项目少、售后投资收益慢。而“店场分离”的模式,可以灵活布局、有助于提升服务质量,缩短收益周期。  

傅振兴描绘的技术理念,和全球一流电动汽车企业同步。偏安莆田的云度,能有这样的技术人才吗?  

在詹文章看来,云度之所以有前一段时间的低迷,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有一定关系。  

他说,福建省汽车产业链相对来说是薄弱的,高校、研究所、检测机构、人才培育等水平,整体还是偏低的。在这样情况下,云度汽车也会相对困难,“企业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之间的竞争。”  

云度二次出招的一大亮点,就是走出莆田。他们将在深圳设立营销总部和车联网研发中心,在上海设立研究院,招揽起能和一流企业相抗衡的研发团队。  

走出莆田,自然会让大股东莆田市政府有些担心。不过,林密及其团队说服了股东。  

林密描绘了新云度的美好未来。他在云度汽车2020年启动仪式上说:“我们将始终与经销商、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实现第二个五年计划的远景、力争2025年跻身国内纯电汽车品牌前三强。”


快讯
>>>
每日资讯
>>>
研究报告
>>>

林密回归,云度有救?

林密此时归来,又聚起一帮新能源汽车界的人才,也得到大股东莆田市政府的鼎力支持。但是,林密和他的新伙伴们,这次更需证明自己。而且,云度不能再走老路,必须重新出招,才可能有不同的命运。

林密回到了云度。这回,他是CEO,一把手。  

他只有39岁,操盘一个新造车企业,压力自然有,但心气更高。他心中的自我期许,是穿素衣骑白马归来的英雄。  

林密找来了新的帮手。5月中旬,云度官宣了新能源汽车界资深人士詹文章和傅振兴的加盟。还有一些高管,虽然云度没有官宣,但他们同样曾闯出一番事业。  

6月30日,云度新能源汽车又举办了2020年启动仪式。一连串动作预示着,云度要重新出发了。  

云度曾有过高光时刻:公司成立不到两年,就拿到工信部准入、首款产品上市。但在量产交付后的两年内,云度车型销量爬升困难,内部矛盾也爆发。林密出走,团队星散,产品更新停滞,在新冠疫情影响下,工厂也基本停工停产。  

林密此时归来,又聚起一帮新能源汽车界的人才,也得到大股东莆田市政府的鼎力支持。但是,林密和他的新伙伴们,这次更需证明自己。而且,云度不能再走老路,必须重新出招,才可能有不同的命运。  

7月中旬,《电动汽车观察家》到莆田云度汽车总部,专访了新上任的云度高级副总裁詹文章和CTO傅振兴,探寻云度二次出招的策略。  

1  

高光与低迷  

谈起为何加入云度,詹文章、傅振兴二位都不约而同提到了云度的过去:新势力中最早交付的企业;拥有传统车企的工程师工匠精神的底蕴,又有互联网的思维。  

云度确实有过高光的时刻。  

2014年是造车新势力的“元年”,市场上涌现了大量新势力企业。云度也是在这段时间开始酝酿。  

2015年12月,云度由福汽集团、莆田国资委等四方共同投资成立。2017年1月,云度就获得发改委备案,7月获得工信部新能源汽车生产资质,同年10月首款车型π1宣布上市。2018年年3月,π3上市,4月份北京车展上又展示了最新的云度π7。  

云度有国资背景,又有管理层投资入股。两者一齐用力,云度既获得了土地、政策、资本等方面大量资源,又三军用命,快速奔跑。  

一开始云度发展相当顺利,2018年率先闯过“量产”和“交付”两大难关,并在当年完成9300台销量且100%交付,是新势力企业交付最早、交付数量较多的企业。  

不过,云度后劲儿不足。在其他车企持续推陈出新之际,云度的π1和π3,竞争力顿显不足,销量连连下滑。π7亮相后并未上市,而此后规划的其余车型也没有了下文。困顿之际,团队分裂,林密等一批高管先后离去。  

2020年上半年,叠加新冠疫情影响,云度状况更加糟糕。据乘联会数据,云度汽车仅销售402辆。  

资料来源:乘联会  

云度在业内失去声音,企业经营不佳,资金问题严重,企业一度传出降薪、裁员的信息。  

极度低迷的云度亟待破局。  

2  

新团队就位  

5月,林密回归,又呼朋引伴,招徕一批高手。除了官方报道的詹文章、傅振兴以外,还有吴遵祥、曹刚、张震等,都是各自领域做出过成绩的实干派。  

詹文章是业内知名人士,曾在万向电动汽车公司负责整车集成开发、动力电池与BMS、电驱动系统。入职北汽后组建了北汽新能源乘用车研发团队,牵头筹建了北汽新能源汽车公司,带领团队研发了多个系列的纯电动车型。  

离开北汽后,詹文章在法国IMCS公司担任总经理一职。此次加入云度汽车之后,全面负责云度新能源汽车战略发展和研发工作。  

傅振兴先后在美国福特、克莱斯勒、戴姆勒等汽车公司担任技术专家和前瞻工程经理等职务,从事汽车发电机、启动马达、电动转向、混合动力汽车、电动汽车驱动电机、电力电子、动力电池、整车高压安全、故障诊断、整车转矩安全等多个领域技术和产品设计及研发等工作,发表技术论文45篇,拥有美国发明专利10项。  

2008年,傅振兴回国加盟上汽,历任上汽集团捷能公司动力系统部、荣威E50纯电动车动力系统总工程师以及上汽第二代纯电动车整车总工程师。加入云度后,傅振兴担任CTO。  

吴遵祥,中国无线通讯和车联网领域的顶级专家之一。先后服务于摩托罗拉、德信无线通讯等知名企业。2009年创立盛耀无线并出任CEO;2014年公司整体卖大唐电信随后出任大唐终端CTO;2015年出任法拉第未来出任车联网研发副总裁。此次加盟云度任副总裁,分管车联网及电子电气业务。  

张震,此前曾就职于法拉利、观致等品牌,负责市场、传播方面事务,随后加入吉利负责领克品牌。张震在领克打造了高端化、差异化、年轻化品牌形象的过程中担任关键作用;同时张震积极推动领克的汽车运动项目,使得领克成为第一个参与全球顶级赛事并夺冠的中国汽车品牌。独特的品牌定位使领克这一新品牌成功从庞大的汽车市场中脱颖而出,实现累计销售新车25万辆,在国内市场占据了一席之地。张震离开领克后曾短暂担任博郡汽车公共关系副总裁,目前加盟云度出任副总裁。  

曹刚新能源汽车的销售经验丰富,此前担任互动新能量(北京)电动科技发展有限公司(即联合电动)联合创始人兼CEO。联合电动此前在北京等地,探索线上线下结合的电动汽车超市模式,创新颇多。  

可以说,云度从产品研发、技术、传播、销售领域都请来了经验丰富的业内大咖操刀。与云度刚成立相比,团队气象不同。一是咖位更高,二是背景各异,多元融合。  

3  

近期策略:改款产品,寻求新模式  

2020年,对新能源汽车来说,十分难熬:补贴大退坡,疫情影响了大半年,销量跌幅很深。云度要在这个时候重启,难度可想而知。  

大股东的注资解了燃眉之急。但要持续发展,云度应当为自己制定短期和长期的生存发展策略。  

短期,肯定要避免坐吃山空,先要恢复生产销售,以获得一定的现金流入。  

加盟近两个月,詹文章、傅振兴盯着研发生产团队,一边复产复工,一边解决原来π1、π3的产品问题。  

复工复产,首先要解决人员问题。原有团队流失严重,云度要大规模招聘。招聘分为两个方面,一是建设中层管理团队,云度采用的是内部竞聘方式。根据云度官方微信公众号“云垛儿”发布的信息显示,云度进入6月就启动了首届研发板块总监级岗位的内部竞聘工作,有21人报名参加,选拔储备了一批中层骨干。  

图为竞聘演讲现场  

二是恢复生产制造,云度在生产制造板块展开了大规模招聘。  

资料来源:云垛儿  

重新聚人容易,重新聚气更难。如何让团队从原来松散的状态中走出来,也是云度必须解决的问题。  

云度采用的方法是军训。6月份,云度对一线员工进行了一场为期近20天的军训。各个部门选派员工参加,全厂操练,高管打分考察,以期振作精神,为复工复产打下基础。

图为军训现场  

生产之外,其他部门也要重启。云度面向全国招收173个岗位394余人,涉及前沿、研发、营销、运营及制造领域。  

生产经营有望恢复,产品呢?  

产品方面,云度正在做升级。傅振兴透露,8月份云度将π1、π3做一些改款或者提升,包括提高产品的性价比;采用新的造型理念,无论内饰还是外饰;增加更多的车联网功能,尤其在人机交互技术上的提升:例如,进阶秘书级人机交互系统,自动驾驶及指纹启动系统;续航能力上也会有所提升。  

复工复产还相对容易,更难的问题是,卖得出去吗?  

7月份,《电动汽车观察家》走访云度时,林密并不在公司。他在福建龙岩、漳州等地跑市场、做调研,为产品找出路。  

在电动汽车百人会的一场活动中,林密阐述了其对未来新能源增量市场的判断:三线以下城市乃至城镇市场。  

也就是说,短期内,云度很可能先从三线以下城市入手,通过现有车型的改款,以更加接地气的模式和服务,先图生存。  

詹文章表示,在营销模式层面上,云度也会不断创新,将与网约车平台合作,利用出行平台和大数据分析,补充公共交通运力,覆盖城镇区域,便利公共出行。通过结合网约车、出租车、微出行,逐步形成云度模式,走向全国。“云度汽车携手闽通长运大田公司,在三明大田推出的海西首个新能源SUV‘微公交’项目,就是相当成功的案例。”  

对公销售、出行服务可能是突破口。  

4  

长期策略:走向深沪,打造精品国民车  

光解近忧也不行,云度必须想办法建立长期的竞争力。  

在产品定位方面,云度重新定位为精品国民车,目标是要打造出一款符合三四线城市民众需求的精品国货。产品类型上,云度仍然以纯电SUV为主,但逐步进入轿车产品市场,拓展产品线。  

产品的竞争力来源于技术和服务。詹文章总结了云度4个发力点:操控稳定性、智能互联、三电和客户服务。“这四点将是云度和行业竞品差异化的所在。”  

电动化方面,电机和电力电子、能源存储、高压能量传输和转化以及整车高压安全及转矩安全等核心技术领域,都是傅振兴的专长。他透露,云度将开发一款灵活通用的平台,同时支持SUV、轿车、MPV、物流车等车型,根据市场需求灵活产出。这一平台,要能支持续航里程向600-700km靠拢。  

在网联化方面,云度的“云”代表的就是智能互联层面,这也是云度造车的核心理念之一。傅振兴说,“我们认为智能互联这一块必须要给消费者提供一些比较新奇、趣味性的东西,而且随着移动互联的发展,打造自己的特色。”  

在智能化方面,云度也有智能网联的团队,未来这也会成为其发展的核心之一。云度会通过自主研发的方式发展车联网,开发属于自己的产品。同时,云度也会通过自主研发+对外合作的方式,提升技术。  

在售后方面,云度将继续坚持“店场分离”的经营模式。詹文章认为,4S店体系成本消耗大,新能源故障率低、保养项目少、售后投资收益慢。而“店场分离”的模式,可以灵活布局、有助于提升服务质量,缩短收益周期。  

傅振兴描绘的技术理念,和全球一流电动汽车企业同步。偏安莆田的云度,能有这样的技术人才吗?  

在詹文章看来,云度之所以有前一段时间的低迷,与其所处的地理位置也有一定关系。  

他说,福建省汽车产业链相对来说是薄弱的,高校、研究所、检测机构、人才培育等水平,整体还是偏低的。在这样情况下,云度汽车也会相对困难,“企业之间的竞争归根到底是人才之间的竞争。”  

云度二次出招的一大亮点,就是走出莆田。他们将在深圳设立营销总部和车联网研发中心,在上海设立研究院,招揽起能和一流企业相抗衡的研发团队。  

走出莆田,自然会让大股东莆田市政府有些担心。不过,林密及其团队说服了股东。  

林密描绘了新云度的美好未来。他在云度汽车2020年启动仪式上说:“我们将始终与经销商、合作伙伴一起,努力实现第二个五年计划的远景、力争2025年跻身国内纯电汽车品牌前三强。”


快讯
>>>
每日资讯
>>>
研究报告
>>>